第36章 第三十六章_炮灰不想谈恋爱
超爽黑啤 > 炮灰不想谈恋爱 >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章 第三十六章

  闻舒意识到这年轻的执事突然靠的太近了,立刻躲开了他想要触碰他的手。

  但是执事轻笑了一下,反而趁机把闻舒手里吃到一半的土司拿走了。

  哎??这个人。

  闻舒有点生气,立刻想要抢回来,执事就笑着把手里的土司举高了,“一会儿要肚子疼了。”

  闻舒的个子完全不如他高,争抢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就撞进了执事的怀里,环住了他的腰。

  这个时候,他却感觉到执事突然一僵。

  闻舒一抬头,就看见亚斯正抱臂站在了房间的门口。

  他的脸色很沉,目光落在了闻舒搭在执事腰间的手上,又收回来。

  “干什么呢。”

  执事几乎立刻轻轻把闻舒推开了,给亚斯低头。

  “对不起少爷。是我担心他肚子饿了……”

  “他饿不饿和你有任何关系吗?”

  亚斯高大的身子走了进来,冰蓝色的眼睛冷冷地看着执事。

  “他是你的所有物,还是这是你的实验室?”

  执事脸色稍微发白,立刻又退了一步,离闻舒更远了,深深的鞠躬。“对不起,亚斯少爷。是我逾越了。”

  亚斯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会,一扯嘴角,下巴抬向闻舒,吐出了两个字。“罚他。”

  执事这才抬起头,眼底有些惊讶。

  确认了亚斯的意思之后,他不敢违背命令,立刻从办公桌里面抽出一条很长的黑色戒尺,攥在手里,然后向闻舒走了过来。

  闻舒站在原地看着执事,甚至有些茫然,一时间没想到这尺子能和他有什么关系。

  结果下一秒,他就被执事一下按在了椅子上。对方抬起戒尺啪的一下抽在了闻舒的p股上。

  “啊?”闻舒浑身瑟缩,痛得叫了一声,脸立刻红了。他想要起来,却又被执事按住。

  闻舒整个人向下滑,手被迫撑在地面上,肚子咯在椅子上,p股撅起来,正对着亚斯的方向。

  亚斯对这景色神色一顿,别有深意的看了执事一眼。

  执事只当不知,压在闻舒腰上,不让他乱动,下一秒戒尺又落了下来,啪的一声,闻舒攥紧了拳头,一下又叫了出来。

  这声音让亚斯皱起了眉头。就连本来跟亚斯进来的助理都喉结滚动。

  闻舒自觉丢人,耳朵变得深粉,想要压住声音,可是下一次戒尺打下来的时候却又压不住。

  执事下手并不留情。闻舒被抽的满脸通红,拼命的挣扎,可还是没法逃脱。反而让声音渐渐带上了哭腔,随着戒尺落下的啪啪声音,一声又一声的从唇瓣里露出来。

  亚斯听得越发神色古怪,咬紧牙根,突然走过来一下把将闻舒扯进怀里,“行了,别叫了!”

  亚斯阴沉的看了一眼。执事眼观鼻鼻观心的低着头,手里的戒尺垂下,已经退到了一边。

  “都叫成什么样了,就会哭。”

  艹尼玛你试试!你个汪叭蛋。

  闻舒气得浑身发抖,现在整个大腿和p股都着火了一样的烧的疼。而且这样奇怪的打法,总让闻舒觉得哪里不对,格外屈辱。

  他张嘴就还想咬亚斯。

  亚斯却早有防备,冰蓝色的眼睛危险的眯起来。用力捏住了闻舒的下巴。

  “还不听话?想一辈子戴嘴套是不是?”

  闻舒被他捏疼,想要推开他,却没想到亚斯突然松手。

  闻舒反而摔倒了。

  亚斯烦躁的啧了一声,弯腰要把他扯起来。“笨死了。过来。”

  闻舒实在气不过,用力一脚踹向亚斯。

  这一脚踹的狠,还直接踹到了亚斯的脸,压到了嘴上,亚斯反手就抓住了闻舒的脚。

  他用的手劲极大。

  有那么一瞬间,闻舒清晰的看见了亚斯冰蓝色的眼睛里面仿佛有火在烧。闻舒抖了一下。他一直没穿鞋,自知脚不算干净,急忙想把脚抽回来,却又被亚斯捏紧。

  闻舒感觉着对方捏着他的脚的力度,看着对方幽深的眼睛,想到执事说他有洁癖,差点以为亚斯要把他弄死,不由得有点怂。

  亚斯倒是没有立刻爆发,就是死死的盯着闻舒,高大的身子紧绷的像是一头随时会扑向猎物的猛兽,手还是一直捏着闻舒的脚没放。

  闻舒的脚长得好看,脚背白皙,脚趾圆润,足弓也高,脚底是透亮的粉色,几乎像是猫的肉垫。

  眼前这人说是有洁癖,可是盯着他看了半天,不仅捏他的脚心,还捏他的脚趾。闻舒因为害怕,咬住了嘴唇,没敢反抗。

  可是感觉又实在难受。

  他支支吾吾的挣扎了一会儿,没能把脚缩回来,反而愈发把自己弄到了亚斯的面前。

  亚斯再次抬起了眼睛,声音沙哑。“为什么不听话?”

  闻舒实在是拿捏不准这些实验品应该有的智商,只能简短的道,“我……我饿了。”

  “你饿了不会找我?”

  woc我tmd哪里找得到你!

  闻舒气的咬住嘴唇,不知道要不要反驳,亚斯已经压下身子,浅色的眸子变深不少,几乎贴在了他身上和他说话。

  “谁让你吃别人给的东西的?”

  “我让你干点什么你都不愿意,别人给你点吃的,你就和人走是吧?那我把你制造出来,允许你活着,你怎么不谢谢我?”

  “你知道你那一台机器要多少钱吗?里面的修复液要多少钱?”

  “你在这儿稀罕一点吃的?”

  他离得太近了,几乎对着闻舒的嘴唇说话,闻舒不得不再次满鼻子都是他的古龙水味道。

  他想要偏开脸去,但是亚斯说着就掐住了闻舒的脸,还越捏越用力,闻舒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看见他就反感,实在是受不了了,想把他推开,“脸疼!”

  亚斯并没有理他,目光反而落在了闻舒身上属于别人的衣服上。

  他皱起眉头,把闻舒按在怀里,刚刚把衣服掀起来扔掉,又顿住了。

  “虫卵在哪里?”

  闻舒闻言,后背一凉,顿时越发心虚。

  亚斯脸色顿时变了,立刻站了起来,暴力的拽着闻舒,把他拖回了房间,然后在恒温箱里翻出了他的衣服。

  虫卵从里面掉了下来。

  本来的三颗虫卵只剩下最大的那一个。

  同胞兄弟已经被他几乎吃光,只剩下一些灰白的外壳。

  “谁让你把他们拿下来了!”

  闻舒被亚斯暴怒的样子吓到了,不由得往后退,然后又被他一下揪住了衣领。

  “你到底能不能搞清楚处境,我告诉你多少遍了要听话。你以为我在逗你玩吗?”

  他咬紧牙根,眼睛眯起,冰一样的眼珠子带着寒意。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吐蜜。”

  闻舒顿时有些惊慌,并不怀疑亚斯有能力让他的处境变得更加糟糕。

  可是吐蜜到底是什么鬼,这种事情他根本不会啊。

  按照他们上次的说的方法,闻舒也不愿意。

  可是亚斯现在的表情实在太难看。

  闻舒在惊慌中只能做出一点动作来拖延时间。

  可是周围除了亚斯也没有什么人了,只剩下一个跟在他身后的助理。

  闻舒的目光只能直接掠过了亚斯,迟疑的看向了助手。

  那年轻男人明显愣了一下。

  闻舒咬着嘴唇,眼角还带着之前哭出来的泪痕,没有办法,只能一点点,先向助手凑了过去。

  那个助手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耳根却红了。

  “你tm……”被直接略过的亚斯咬紧了牙根,青筋直跳,一把把闻舒又抓了回来,但是表情更难看了。

  亚斯都不知道他的烦躁来源于何方。但是他现在真的是非常,非常的不爽。

  “滚出去。”

  助理顿时一抖,不敢违背,立刻转身出去了,还关上了门。

  亚斯回过头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闻舒,目光久久的停留在闻舒的脸上,憋了半天说出了一句。

  “我要你自己安慰自己。”

  闻舒完全呆住。什么……

  “怎么,不会吗?需要帮助?”

  闻舒脸色变了。

  他自然是不需要的。

  玛德,知道叫别人出去,那你怎么不出去啊……

  闻舒咬紧了牙,想了想却又觉得这其实比被迫和另一个人互动强。

  在亚斯反悔叫别人进来之前。闻舒背对着亚斯蹲了下去,但还没能开始,脸色已经变红了。

  亚斯一直在看着他,看着他特别不自在,根本就不想。

  更糟糕的是,那虫卵顶着闻舒的上衣,先是贴到了闻舒的腰边,然后还开始往不该去的地方移动。

  “走开……!”

  闻舒瞪大了眼睛,用力推了虫卵几下,竟然还推不动。“你……!”

  闻舒气的想要打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他可不需要这种帮助,可是很快又被亚斯捉住了手腕。

  闻舒一脸不可置信,脸很快更红了。让虫卵安慰?

  “不行,放开我……”

  然后他又往下看去,“走开走开……!”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闻舒满脸通红,用力的挣扎,却又完全被亚斯捉住了双手。

  哪怕极力拒绝,但闻舒还是在几分钟之后抬起了头,整个人向后仰去,眼睫不断颤抖,后脑靠在了亚斯的肩膀上。

  “呜。”

  闻舒又放松了下来,整张脸红润的像是刚出水的蜜桃,鼻尖带着细密的小汗珠,睫毛湿透,眼尾泛红,眼睛里也水汪汪的。

  呼吸了一会,后悔的感觉和理智迅速回归,闻舒愤怒瞪向亚斯,想让他放开自己。

  下一秒却又愣住,被亚斯完全扩散的瞳孔吓了一跳。

  亚斯从刚开始就一直在盯着闻舒的脸看。平时没有温度的冰冷眸子,如今却像是两个正在烧灼的黑洞。好似恨不得把闻舒吸进去。

  这么近的距离,闻舒这才明显的感觉到身边的人体温极高,呼吸不稳,有什么硌人的更是十分的不对劲儿。

  草。

  闻舒立刻恶心的要命,急忙要挣脱。

  好在亚斯并没看到闻舒的表情,他吸进了一口气,这回松开了闻舒的手。

  “玛德。”

  亚斯捂住了脸,声音非常的沙哑,因为肤色白皙而显得脖子都红了,他喉结不断滚动,表情却有些糟糕。

  “疯了吧……”

  闻舒并没能听清楚他说了什么,只知道他一下站了起来,转身出去了。就连虫卵的情况都没看。

  闻舒好歹是松了一口气。

  ……

  “亚斯少爷?”

  等在外面的助手发现门打开,然后就看见亚斯不知道为什么神色十分暴躁,甚至有些狼狈。

  像是有些邪火没能撒出来。

  他下意识的将目光往屋子里看。

  但马上听见了亚斯冰冷的声音。

  “你看什么?”

  “对不起,”助理吓了一跳,急忙退后了一步。

  “我是想要告诉您,总统在找您。应该是关于实验的第三阶段……”

  亚斯的脸色更差了。他还是只能大步往前走,路过执事的时候冷声说道。

  “以后我的房间没有允许不用进来。”

  “是。”执事深深鞠躬。

  但他还是在亚斯走后抬起了眼睛。

  并且在门彻底关上之前,看见那个漂亮的实验品已经回到了恒温箱里。

  他红着耳朵,万分嫌弃的把虫卵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还按住用力的打了两下。

  虫卵顺从地贴着他的手,黑色的不透明身体里面此时却包着一小股液体。

  ……

  第二天一醒来的时候,闻舒就惊讶的发现整个恒温箱里面的营养液好像都消失了,而那个缩在他怀里的虫卵一夜之间就从小西瓜变成了大西瓜。

  隔着衣服,闻舒鼓鼓的肚子和白皙纤细的四肢对比明显。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他怀了一样。

  闻舒:“……”md。

  他捂了一下脸,看见这个黑东西就烦。

  别人在逆境之中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厉害,结果他倒好。

  tmd下线越来越低。

  哪怕稍微想起一点昨天发生的事情,闻舒都又要难受死了,拼命的想把虫卵弄到一边去。

  可是无论折腾多少次,虫卵都会迅速的滚回他的身边,继续紧紧的贴着他。

  这个时候房门再次被打开。

  仆人们又来进行一天一度的清洁。

  给闻舒送饭的和昨天晚上一样,是一个有些上了年纪的女仆。她笑起来非常温柔,但是全程一句话都没有和闻舒说。

  今天也是一样。

  好在闻舒并不在意,急忙从恒温箱里爬出来,当然不得不继续带着那个大西瓜,然后小心的坐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这一坐下他才发现。

  咦,他不仅腹部不疼了,p股和腿好像也不疼了。明明昨天晚上还是有点肿的呢。

  他不由得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虫卵,总不可能是因为这家伙一直贴着他吧。

  执事此时其实也走了进来,正在门口的地方,跪下给大狼狗栓上链子,要带出去遛。

  他全程都目不斜视,并没有看闻舒一眼。

  不过等所有的仆人都出去了之后,大狼狗摇着尾巴,把头放在了闻舒的膝盖上。

  闻舒摸了摸狗头,然后看见大狗嘴里掉下来一小管药膏。

  闻舒看了一眼,猜到是谁,直接丢进了垃圾桶里,然后低头认真的查看起了APP。

  ……

  亚斯身边的人都静若寒蝉,谁都能看得出来,刚回来的少爷今天的心情很不好。

  亚斯这几天去了中心区见了总统,也就是他的父亲。

  异族的攻势越发的迅猛,联邦所有的人都急切的想要找个机会迅速的打击他们。

  亚斯的提议再次被否决了。

  虽然对异族的行为有些类似社会性昆虫有所认知,但是人类的惯性思维让他们没法相信一个孱弱的母虫就可以完全左右虫族军队的决策。毕竟这些让他们感到胆寒的异族在战场上显得极其强大,嗜杀成性,几乎没有弱点,为了胜利可以不计后果,甚至根本不要命。

  议员们普遍认为继续深入实验没有意义,既然已经找到了能够产生以假论真的信息素的方法,只要这些初级阶段的实验品能够骗过异族一时,那就应该进行第三阶段的计划。

  也就是让实验品身揣爆/炸性物质,深入异族的重要基地,然后引爆,以给异族巨大的打击。

  “md,一群鼠目寸光的sb。”

  亚斯一边用没人能听到的声音低声咒骂,一边大步在实验中心的走廊里往回走。

  以至于助手不得不小跑着才能跟上。“所以,少爷,要不要按照总统的吩咐,现在就开始第三阶段……”

  亚斯停住了步子,先是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才道:“那些按照1064号一样的程序制造出来的实验品,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转化应该很成功,但还没有完成,实验品都还在脑机里休眠,植入基本常识……”

  亚斯:“先把他们装进飞船里,等着按照计划运送过去。”

  “是。”助手顿了一下,才小心的试探。“……那么1064号?”

  按照联邦现有的计划,所有送过去的实验品必然不可能再活着。

  亚斯牙根鼓了一下,没说话,只是继续往回走,一路走到他的套房附近才发现,他这边来了很多的科学家。

  亚斯皱起眉头。“什么情况?”

  为首的科学家急忙道:“是1064号……”

  他怎么了?

  亚斯没有等他说完,就大步的走了进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shp.cc。超爽黑啤手机版:https://m.cshp.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