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二十七章_炮灰不想谈恋爱
超爽黑啤 > 炮灰不想谈恋爱 >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为什么会这样……哥哥太香了……太香了……现在好像已经要死了。”

  闻舒从没想过会这样被一只滚烫的蛇缠住,而这只毒蛇还没有咬他的唯一原因就是不想原地发热,彻底失控。

  玛德。闻舒用手捂住了额头,极力藏住了眼底的恨意,只能僵直地躺着,没有说话。

  “哥哥。哥哥……”莫里抱了他好一会,然后用力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终于放松了下来。

  闻舒甚至还没能松一口气,莫里就再次抬起了头。“所以你会帮我杀了卡伦的,对吗?”

  “……”

  “对吗?”莫里的脸不依不饶的凑了过来。

  “是他们想杀你,哥哥。他们想要你死在这。但是过一会儿,那个卷毛的草包估计就会引卡伦过来救你。”

  莫里伸手摸了摸闻舒的头发,轻笑。“因为我的哥哥就是这么讨人喜欢呢。”

  “但是没关系,这不是哥哥的错。不是哥哥的错。”莫里垂下眼睫,反复的喃喃自语,仿佛在劝说自己。

  “我会处理好的。”

  “我们就在这杀了卡伦。”

  不行不行不行……

  闻舒倒吸进了一口凉气。“可是,可是……”

  “哥哥舍不得?”

  闻舒脖子一僵,被莫里毒蛇一般的眼睛盯得心慌。“不是,不是,但是,太,太危险了。”

  莫里:“如果整个星球有任何地方,二殿下可能出意外,那么就是在这里。”

  “哥哥会帮我杀了他的,对吗?”

  莫里突然双手捧住了他的脑袋,声音沉了下来。“回答我。”

  闻舒的身体僵住,只能咬牙,“我会的。”

  “但是,我有更好的办法。不能在这里!要在宫殿外面的教堂。不然,不然你杀了他要怎么离开……?”

  莫里看闻舒答应,嘴角往上扯了一下。然后就完全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像是完成了任务一样,沉默了的抱起了闻舒,往前走。

  “莫里?”闻舒猛然觉得不对。

  “等等,我们去哪儿?放我下来。”

  “他要快来了。”

  谁?

  卡伦?

  闻舒立刻变得更加紧张,忘记了之前的违和感,绞尽脑汁的想要劝说莫里放弃计划。可是莫里根本不接话。

  “什么?不要不要!”

  最后得知莫里竟然想让他穿过一个水牢下面出去,闻舒说什么也不同意。

  “不行不行!”闻舒用力抱住莫里,干脆大喊大叫的哭了起来。“我会死的!”

  “不可能。我会抓住哥哥的。”

  “不要,我不行!!”脚尖一碰到这里的水,闻舒就被冻得一哆嗦,手脚并用地紧紧的抓住了莫里的衣服,眼泪掉的越发真心实意。

  “莫里。莫里。我不要。我好冷啊。我害怕!这里太冷了。我会冻死的。”

  莫里抱着闻舒的腰,皱起眉头,难得沉默了。

  “求求你……别在这,在教堂吧……莫里?”

  闻舒看见了希望,就在他越发努力地想要让莫里放弃的时候,身后已经响起了脚步声。

  莫里的眼里闪过犹豫,但到底还是没把闻舒丢进池子里,反而颠了一下怀里的人,直接要带着他走。

  闻舒心里一跳,却故意没有闭嘴,假装仍旧处于惊吓之中,发出了不小的声音。

  这明显已经足以卡伦找到了他们的位置。

  高大的人影迅速的从人后方追了上来,莫里一咬牙,也将闻舒放下。

  卡伦这次没有说话,而是上来直接就开始攻击莫里,态度比之前狠厉许多,不知道憋了什么气。

  照明的灯光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又时不时被踢到。

  两人放大的影子在这个可怕的空间里不断闪烁,光与暗的巨大反差看的闻舒心惊肉跳。“等,等等……”

  情况再一次急转直下。

  一时间主角攻受两个人似乎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对方当场杀死。

  可是闻舒甚至都看不清他们的动作,更不知道该如何阻止。

  “别打了……”

  卡伦果然更加熟悉这里,莫里一时不查,反而被他按进了之前的水牢里。

  哗啦一声,水浪翻涌的瞬间,闻舒几乎看见了水池里埋伏着无数摇晃的黑影,上方还有一个闸门机关被触发,眼看着要关上。

  糟了,主角还不能死啊啊。

  “莫里!”闻舒担心的叫了一声,扑过去想要阻止闸门。

  但还是被卡伦一手抓住,直接掳走了。

  好在在闸门关上之前,莫里就已经从水里伸出一只手,抓住了边缘,然后翻身从冰凉的水池里爬了上来。

  “玛德。”哪怕是莫里,看见了下面的景象,也不由得脸色发白的低声骂了一声。

  闻舒隐约看见莫里没死,就彻底放下心,配合的被卡伦抱着往外走。

  他当然并不想要莫里杀死卡伦,也不想被莫里带走。

  现在呆在卡伦身边还是最理想的情况。

  至于答应莫里杀卡伦的事,那只能能拖多久拖多久。

  依照这个情况,进入教堂那天的时候,莫里一定会发热。

  到时候到底怎么才能保持剧情不崩,闻舒仍旧毫无头绪。虽然无论怎么想都会很棘手,但是也只能到时候再说了。

  卡伦一直没说话,无声的带着闻舒离开了地下室,并没有回到之前的寝宫,反而一直向着宫殿外走。

  是他的错,他太过于习惯这一座宫殿的扭曲和肮脏,竟然还下意识地带着闻舒回来。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已经彻底不再相信这些所谓的家人。

  副官很快加入了他们,身边还带着几个身形高大的士兵。一行人隐约将闻舒护在中间,然后一起上了一个飞行器。

  “卡伦?”

  卡伦一到了飞行器上面就迅速的放开了他,甚至好像还在躲他。飞行器的起飞很颠簸。

  闻舒一头雾水,一不小心就跌倒进了卡伦的怀里,却只能感觉到他的僵硬和沉默。

  “我们这是去哪?”

  卡伦不仅没有回答,甚至没有看他,反而退后了一步,对身边的副官说道:“看好他。”

  闻舒愣了一下,眼睁睁的看着卡伦就这样无视了他,自己走到了前面操控室的地方坐着。

  闻舒皱起了眉头,下意识的一直盯着卡伦看。

  但是这一路上,卡伦都完全没有回头看向他。没有关心他为什么出现会在地下室那里,也没有问他经历了什么。

  只是在最后到达的时候,卡伦亲自将闻舒带了出去,送进了一个军事飞船里面,然后给了他一个外面有看守的房间。

  闻舒的眼睛扫了一圈房间的时间,卡伦一句话没说,就已经要转身离开了。

  “等等?”闻舒只能上去拉住了他。“你去哪啊?”

  “我,我还有话想和你说。”

  卡伦的身影顿了一下,这才终于回头看向了闻舒。

  但是面对着卡伦墨绿色的眼睛,闻舒不知怎么的,又感到了心虚。

  “我,我之前跟你说的事情……”

  闻舒不说还好,一提到这个,卡伦身上的肌肉瞬间绷紧,脸上是闻舒看不懂的情绪。

  几小时前,卡伦进地下室之前先去了监控室。

  在他着急的搜索着闻舒的所在时候,听见的第一句话却是莫里的声音。

  “哥哥你会帮我杀了卡伦的,对吗?”

  卡伦只觉得那瞬间的时间仿佛停止了。空气被压缩,四周的墙面都缓缓的向他靠近。

  莫名的预感攥紧了他的心脏,让他几乎想要立刻离开,但还是晚了一步,听见了闻舒的声音。

  “我会的。”“但是,我有更好的办法。不能在这里!要在宫殿外面的教堂。不然,不然你杀了他要怎么离开……”

  卡伦垂眸看向闻舒的脸。哪怕是现在,他仍旧觉得,闻舒的声音很好听。

  说教堂两个字的时候,和说要他和他结婚的声音一样。

  但是这一切,果然都只是为了莫里罢了。

  “我拒绝。”

  卡伦艰难的说出这三个字,然后直接转身就离开了。

  闻舒完全呆在了原地。

  怎么突然就拒绝了,之前不是还感觉有希望。

  不过其实也对,卡伦凭什么要答应他呢?

  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他想什么就是什么。

  说要结婚就结婚了。

  他之前在想什么啊。

  闻舒抱着脑袋,蹲坐了下来,之前摆脱莫里的庆幸全都没了。

  现在要怎么办啊?

  而且为什么他总觉得……

  卡伦……讨厌他了吗?

  ……

  卡伦出去之后,便吩咐这里的士兵们加强守卫。

  副官却有些忧心。“殿下,你没事儿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卡伦语气很冷,脸色却是白的。脖子上的绷带再次渗出了血迹,但是他从来没有看过一眼。

  副官犹豫了一会,还是问道:“您和闻舒先生……”

  卡伦一下止住了步子,打断了他。“我为什么会因为闻舒而怎么样。我和闻舒又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他因为我遭受了危险,所以我要保证他的安全,仅此而已。”

  卡伦憋着气一般说完这一长段话,然后就直接走了。

  副官愣了一会,随后还反思了一下,看来自己之前判断错了。他不该这样随意揣摩殿下的心思。

  但是那天晚上的时候,副官却又接到了值岗士兵的支支吾吾的报备。

  “二殿下他,他好像在梦游。”

  “什么?”

  “殿下梦游着来找闻舒先生了,然后就不肯走,我们根本拦不住。”

  副官:“……”

  “这个没事。你们,咳,”副官扶额。“你们在远一点的地方守着吧。”

  ……

  闻舒过了好一会才在梦中醒来,隐约感觉到有一个人蹲在他的床边。

  但这种感觉非但不恐怖,还很熟悉。

  “……大狗子?”

  闻舒眯着眼睛,摸索着打开了灯,果然又看见了靠在他床边的卡伦。

  只是这次,大狗子却没有第一时间向他扑过来,只是一直低着头,蹲在原地。

  闻舒疑惑的伸手去碰他的脸,这才发现他一直在哭,哭的身上的衣服都湿了,眼睛都要哭肿了。

  闻舒:“……”

  “你怎么了?”闻舒无奈的想要把他拉起来,但是大狗子第一次没有顺从他,反而推开了他,把自己缩成了很大只的一团,哭的更伤心了。

  闻舒:“…………”

  到底在哭什么哟。

  “你不起来,那我走了。”

  闻舒故意站了起来,卡伦倒是立刻站了起来跟着他,却并不像是以前一样一心想要和他亲近了,而是保持着一点距离。

  可是如果闻舒赶他走,他也不走,就非要蹲在闻舒的面前哭。

  闻舒都无奈了。

  “别哭了。”

  他总觉得今天的大狗子和之前还不一样。

  以前闻舒只当他的眼泪是小孩子一样的撒娇,但是此时,在黑夜里泣不成声的卡伦看起来要绝望的多。

  他的悲伤带着真切的痛苦和孤独,让闻舒莫名想到了大殿下,那个死在了金碧辉煌的宫殿下面,永远留在了阴暗的地下室的小怪物,也有着一只和卡伦一样的眼睛。

  到底为什么哭着这么伤心!

  闻舒一阵烦躁不安,心里还有些堵得慌,最后只能强行的蹲下来抱住了卡伦,“卡伦!你看看我。”

  终于和卡伦满是红血丝的眼睛对上,闻舒再次心口一紧,不自觉的放轻了语气。

  “别哭了,你难受就抱着我好不好。那样会舒服一点吗?”

  “你到底怎么了……”

  ……

  “你去死吧!”

  卡伦知道自己在做梦。

  母亲将年幼的他死死的压在了水盆里面,瘦骨嶙峋的双手卡着他的脖子,不断的低声诅咒,“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卡伦张开了嘴,无声的叫了一声妈妈,可是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法透过这浅浅的一层水,看清母亲的脸。

  他只能听见她的尖叫,看见她晃动的影子。黑发散乱,眼球凸出,状态癫狂,陌生又模糊,反复的告诉他。

  “你根本不该活着!!”

  她的泪水不断砸进水里,无声的诉说着卡伦的存在,给她带来了多少痛苦。

  卡伦闭上了眼睛,越沉越深。

  就在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亡的时候,又突然一下被人从水里拉了起来。然后仰面就是一个巴掌,“又失败了!”

  卡伦皱起眉头。“奶奶。”

  画面已经变成了之前那个阴冷的水牢,只不过比闻舒看见的更冷,更阴森。

  还是孩子的卡伦身上栓满了链子,只有头部勉强保持在水面上。整个脸都是惨白的,发梢坠满了冰霜。

  “求求您,放我出去。让我出去吧,就一会儿也好,就一会也好。我可以去下层,奶奶,我不怕疼。别让我一个人呆在这里,奶奶,求求您……”

  但是无论年幼的卡伦如何哀求,上面的铁栏杆还是无情的压了下来,将他的头压进了冰冷刺骨的水面里面。

  很快闸门彻底关闭。黑暗和窒息的感觉呼啸而来。

  但是卡伦还是看的清,绑在他旁边的就是惨死在这里的人的尸体。

  他们的尸体被泡的发肿变形,又被冻得惨白腐烂,眼睛大睁,仍旧保持着在水里痛苦挣扎的姿势。

  离他最近的那张脸慢慢扭曲,变成了他的哥哥的样子。

  鲜血从他稚嫩五官流下来。

  “好疼啊。卡伦。好疼。我不想死。”

  年幼的卡伦不喜欢这里。非常不喜欢。

  他的脑子变得非常的疼痛,在痛苦的仿佛已经经历了无数遍死亡之后,他突然又获得了更多的力气,自己掰开了前方的铁门,终于从冰凉的水里逃离出来。

  然后他看见了闻舒。

  白皙,漂亮,黑发黑瞳,满身都是温暖柔和的光芒。

  闻舒笑着捧住了他的脸,手也是那么的温暖。叫了他的名字。

  “卡伦。”

  卡伦的心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悸动,眉眼不自觉地舒展,也弯成了一个笑容。

  然后他看着闻舒张开了唇瓣,笑着对他说。

  “你去死吧。”

  冰冷刺骨的水再次包围了他,掠夺所有的氧气,痛苦甚至比之前更要剧烈。

  卡伦孤身一人,不断下坠,低头看去,才发现他整个胸膛都变成了空荡荡的血洞。

  原来他还是怕疼的。

  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会泪流满面?

  卡伦摸着自己的脸,突然呼进了一口气,从睡梦里清醒了过来,然后抬起头,再次看见了闻舒的脸。

  “你没事儿吧?”

  眼前的人还是那样白皙,漂亮,浑身仿佛都带着让人向往的柔光。

  卡伦直直的看着闻舒,一时间还有一些分不清真实和梦境。

  为什么他在这里。

  果然,他会在失去意识的时候来找闻舒?

  卡伦痛苦的皱眉。

  他不应该。

  他来找他干嘛呢?

  闻舒又不想见他。

  卡伦知道自己该起身离开。

  但闻舒却在此时抱紧了他。

  “对不起。”

  带着香味的温暖气息突然贴在了卡伦的口鼻上,完全环绕了他。明明是这么柔弱的力道,却让卡伦顿时动弹不得。

  “之前我不知道……”

  闻舒的嘴张了张,又闭上了。他不知道什么?不知道卡伦一直还等在花园那里。

  但他真的不知道卡伦会难过吗?

  他是知道的。

  闻舒一时不知道他还能说什么,他也有苦衷。他只是想要活着离开?

  所以他故意无视了大狗子的感情,利用了他对自己的宽容,甚至他还想骗卡伦和他结婚?

  闻舒脸上发热,咬了一下嘴唇,到底还是只能小声说道:“对不起……”

  他抱着男人宽阔的肩膀,却像是对待小孩子一样,伸手揉了揉卡伦的脑袋。

  卡伦的身体有点僵硬,似乎是不适应这样幼稚的安抚,可是过了一会儿,耳根却又红了。

  他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低下了头,在闻舒怀里眷恋的吸了一口气。

  停留了一秒……两秒……

  总之是短的不能再短的一瞬间,理智和情感不断的拉锯,当他终于鼓起勇气,咬着牙根,伸出了手,想要把闻舒推开的时候。

  闻舒却低头亲了他。

  “好了,别哭了。”

  卡伦的手顿时僵住。

  闻舒刚才看到卡伦的表情好像还是很难过,叹了一口气,难得进入了这样哄人的心境,完全没有多想,单纯的做着他知道大狗子喜欢的事情。

  轻轻的吻不断的落下来,落在卡伦的额头,鼻梁,脸颊。

  然后闻舒睁开了眼睛,从卡伦仍旧发红的眼睛里,看见了那样明晃晃的,小狗一样的渴求。

  他抿了一下嘴,到底闭上了纤长的眼睫,亲在了他的嘴唇上。

  闻舒本来想要一触即分。

  卡伦却呼吸颤抖,在闻舒抽身离开的时候,一下环住了他的腰,反客为主的含住了他的舌头。

  “唔。”闻舒皱起眉头,很快被捧住了脸,慢慢按在了沙发上面,亲的脸色发红。

  “够了……”他在偏开头的时候大口呼吸,白皙的脖颈都带上了一点粉色,急忙伸手捂住了继续扑过来的卡伦的嘴巴。“舌头都麻了……!”

  卡伦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嘛,闭上眼睛,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

  蠢货。

  只要稍微尝到了一点甜味,就没法自持,无法自控,整个脑子仿佛要化掉,心脏要爆炸。

  怎么会这样……

  卡伦懊恼地低下头,浑身的肌肉绷紧,整个脖子都是红的,他急切地想要道歉,想要停下来,想要抽身离开。

  闻舒却在此时,有些无奈的呼出一口气,“好吧好吧……我再帮你一次。”

  卡伦愣了一下。

  “你可不能像上次一样不听话了。”

  他看着闻舒嘟着嘴低声咕哝,红着耳朵,向着他伸出了白皙修长的手……

  卡伦很快睁大了眼睛,整张脸都嘭的一下红透了。

  ……

  早上,闻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习惯性地想要推开压在他身上的手臂。大狗子的胳膊太沉了。

  但扔到一半他又反应过来……诶不对,这回可不能让他跑了!

  闻舒反手抱住了卡伦的手臂,一抬头,才发现卡伦已经醒了。那双墨绿色的眼睛正定定地看着他,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结果和他对上了目光,卡伦反而身体一僵,立刻扭开了头,要起身离开。

  闻舒急忙抱住了他。

  “等等!你知道你有双重人格吗?”

  卡伦愣了一下,才明白闻舒的意思。

  但是不是的……精神体只是,没有被理智压制的,过于被情绪驱使的自己罢了。

  看卡伦没说话,闻舒还以为他不信,道:“真的。他像个小孩一样,超粘人,还很爱哭!”

  “……”

  卡伦耳根发红,点了点头。“嗯……”

  没错,是双重人格……

  “原来你知道呀……”

  闻舒一直看着卡伦,有些迷惑于他的反应。“那你知道他昨天晚上来找我了吗。”

  卡伦的耳朵更红了,半天没说话。

  原来昨天闻舒以为他是另一个人。

  所以“他”就有昨晚那种福利吗?

  好像还不是第一次。

  闻舒从来没那样对他过。

  不对,他在干什么啊。难道自己的醋也要吃吗。

  闻舒半天没得到回答,有点不开心,一咬牙就道:“你的另一个人格和你不一样,他,他很喜欢我。已经答应要和我结婚了。”

  闻舒虽然在说谎,但是表情却有颇几分理直气壮的意思,反正想一想……他也不算真的说谎了。

  大狗子是很喜欢他啊。

  但是卡伦一直背对着他,还是没有说话,闻舒越发皱起了眉头。

  “你不信?”

  他气得扯开了衣服。“我可是有证据的!”

  卡伦:“!!”

  “这可都是你——”

  他满脸通红的急忙给闻舒捂住了。“快穿好。”

  “我知道了,我信,我信。”

  ……

  “早上好。”

  晚些时候,副官进门看见殿下,不由得顿了一下。“您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

  卡伦:“……”

  “咳咳。”

  看来是和闻舒先生和好了。

  副官不敢调侃,还是拿着光脑正色道:“殿下,您说的情况,我只查到了一种很罕见的病。”

  “患上这种夜游症患者会持续在失去意识的时候搜寻配偶的位置,甚至在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精疲力竭的倒在路边,甚至手脚都磨坏了。

  但是仅有的病例,都已经是因为意外事故等,使患者突然失去了伴侣。患者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不能接受现实,然后才患上了这种特殊的夜游症。总是下意识的苦苦寻找他们的伴侣。”

  可惜注定永远也找不到了。

  “这……和殿下的情况应该不太一样。毕竟闻舒先生……”

  副官抬起头,和卡伦对上了目光,又把话咽了下去。

  但卡伦知道他的意思。

  闻舒根本没有和他结番。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甚至连得病的资格都没有。

  他和闻舒什么关系都没有……

  什么也不是。

  卡伦暗自捏紧了手指,再次被莫名的情绪攥进了心脏。

  也许,他其实还算是幸运。

  起码他还能找得到他想要找的人。一切都还有希望。

  “而且。”副官犹豫道:“宫殿里还多出了一个传闻。”

  卡伦抬眸听他说了,然后就皱紧眉头。

  三殿下联姻的人选已经确定了。

  ……

  “所以你考虑好了没有啊。”

  晚上的时候,闻舒见到卡伦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他看卡伦没有立刻回答,立刻就失去了耐心。“不然我们还是回到宫殿里吧。”

  卡伦皱眉,这次回的很快。“不行。你可能会有危险。”

  但是闻舒却表现的对他自己的安危并不在乎,反而好像在为了其他的什么事而焦急。

  “可是……可是。”

  卡伦叹气。“可是你想去见莫里?”

  闻舒疑惑地皱起眉头,莫名有点生气。“不是,因为你不肯和我结婚。”

  要是这条路行不通,他当然得想办法回到宫殿去。不然一直呆在这里,肯定没法触发什么卡伦和谁结婚的剧情啊。

  卡伦看着气鼓鼓的闻舒,明明知道他并不是真的想和他结婚,他的心脏却再次有了那种又饱胀又柔软的感觉。

  可能是因为海市蜃楼太过于漂亮了吧。

  “……是因为喜欢我吗?”

  “什么?”闻舒没听清。

  卡伦:“你为什么想和我结婚?是因为喜欢我……另一个人格吗?”

  闻舒愣了一下,眼神变得飘忽。“哦……是。”

  “喜欢到想要和我结婚。”

  闻舒的声音越发变小。“对啊……”

  卡伦的喉结滚动。“想一直,一直和我在一起。”

  闻舒低下了头,挠了挠耳朵,点了点头。

  “那我们可以结番吗。”

  “啊?”闻舒一下抬起了头,“现,现在吗?”

  突然对上了卡伦的脸,闻舒后知后觉的开始脸红。

  “这,还,还,还是等到结婚之后吧。”

  不知为什么,这话说完,房间里便陷入了沉默。

  卡伦像是雕塑一样立在那里,一直没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他。

  就在闻舒莫名心虚不已的时候,卡伦却突然道:“就结婚那天。”

  “??”这是在讨价还价吗?

  闻舒犹豫道:“晚,晚上。”

  说不定他已经能传输走了。

  卡伦向他凑了过来,“真的吗,哪怕我赢了莫里?”

  啊?赢什么,闻舒愣了一下,思路有点没跟上。

  “你不许食言。”

  还没等闻舒想明白,卡伦已经按住他的头,凑近再次吻了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shp.cc。超爽黑啤手机版:https://m.cshp.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