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曲水流觞_支配好莱坞:从斯嘉丽开始
超爽黑啤 > 支配好莱坞:从斯嘉丽开始 > 第123章 曲水流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3章 曲水流觞

  第123章曲水流觞

  车辆在三十分钟后抵达了东京最昂贵的餐厅之一,黑木。

  若是这段路换成出租车,估计唐德和昆汀要花上几百块钱。

  而这一路铃木姐妹一直在给两人按摩,倒是没有什么其他花活,顶多是坐在唐德两条腿中央,将他的大腿放在自己的腿上认真揉捏。

  不过近距离嗅到她身上的香气,感受她大腿的柔嫩,也忍不住叫人心生荡漾。

  比如昆汀就一直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唐德说冷笑话,看起来他已经在尽力避免自己露出窘态了。

  等下了车,没了铃木姐妹的服务,他还在回味足艺的风韵,下意识开口问唐德:“唐,你说东京人的脚会不会好看?”

  唐德用一种没救了的眼神看向昆汀:“要不你让铃木姐妹上电影里露一下?”

  “emmmm,还是算了,我觉得刘玉玲可以试试。”

  唐德耸耸肩,之后两个人在小川杉界的带领下进入大名鼎鼎的黑木料理。

  “欢迎各位客人……”门口穿着黑色花朵和服,踩着木屐,将头发梳成发髻的中年妈妈桑站在门前,用完美且不露齿的笑容欢迎着唐德和昆汀。

  然后她拉开门,带领两人走进暖金色灯光照耀的走廊中。

  “哒哒哒。”木屐在地板上的声音清脆,没过多久几人就被引领到了一间大包厢门前,“哗!”妈妈桑将雕花的木门推开,边向后退边弯腰到90度:“どうぞ(请)”

  唐德和昆汀步入屋内,小川杉界贴心的为二人关上门。

  但两人面前的却不是用餐之处,房间中央是出人意料的小型园林山石,绿色的深色的石头堆叠在一起,旁边还有几丛竹子。

  他们对面则还有一扇门扉,里面隐隐约约传来丝竹之声。

  “真令人赞叹。”昆汀对这一切都啧啧称奇,唐德则绕过石头,来到真正的内门前轻轻一推。

  下一秒,豁然开朗,三十平米的屋内整齐的罗列着两列木桌。中间则有一条长长的水池,离两人近的这端有高耸的微型松柏与园林山石,还有两位身穿白色厨服的男人正在忙碌着。

  再走近一点,唐德和昆汀看到桌子中央的水池竟然是个环形,厨师们捏出寿司后,将其放在托盘上顺着水飘下,水流会带着这些菜前往木桌之前,与木桌数量等同的姑娘则坐在桌前,为其端菜。

  “还真是令人惊叹!”昆汀瞪大眼睛。

  唐德也挑起眉头,他知道这一形式的来源,正是华国的曲水流觞,没想到今天看到个现代版的。

  不得不说,还是小日子会玩。

  看完了这些,再抬头去看两侧木桌,发现左侧无人,右侧则坐了两名西装革履的男人。

  其中一位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见到唐德二人后,站起身,微微鞠躬:“欢迎两位前来,鄙人便是HORIPRO的社长堀威义贵,请坐!”

  昆汀在方形毯子上学着东京人的礼仪跪下就坐,可唐德却直接盘腿而坐,看得昆汀有些目瞪口呆,心想这也是东京的就坐方式吗?不过看起来可真舒服啊,比跪坐着强。

  堀威义贵看到这样的就坐方式后也是一愣,但随后笑起来:“看来诺顿先生还不太习惯我们的礼仪,这也正常,毕竟您还是第一次来到东京。”

  “谁说我是第一次来到东京?”唐德直接用日语说了一句,然后在堀威义贵惊讶的神色中恢复英文:“只是医生说我的膝盖不适合向下弯曲罢了。”

  “原来如此,您竟然还会说日文,看来您一定对我们的文化很感兴趣。”堀威义贵笑眯眯的,配合着他的金丝眼镜,很容易就能和斯文败类四个字联系到一起。

  唐德笑笑:“我对东京最感兴趣的便是AV,我的日语也是从上面学到的,所以用词可能粗鲁了一些。”

  “呵呵呵。”堀威义贵有些尴尬,虽然AV是本国最为全世界熟知的产业,但这并不意味着东京人不会以此为羞。

  这个国家的所有人都有一种奇怪的耻感,他们不愿意为其他人添麻烦,因为那样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无论任何事情他们都会将其藏进心中。

  可在这样的憋屈之下,久而久之,当其他人稍微帮了点生活中的小事,他们就会对其他人千恩万谢,恨不得以头抢地。

  然而等到真正面对大事的时候,他们又往往显得盲目且刚愎自用,做出与正常人类完全相反的选择。

  这种奇怪的耻感,也是导致整个社会在近十几年变得越来越压抑的原因之一。

  不过堀威义贵真正感到羞耻的地方是他经营的是一家艺人经纪会社,唐德却句句不离AV的艺人,这会让他联想到自己,以及正在干的事情。

  但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重新恢复笑容道:“唐德先生真会开玩笑,如果您喜欢的话,我可以在您离开东京时,给您邮寄一整套的光盘作为谢礼。”

  “那可真不错,我还真想收集一下各种系列呢……”唐德双手放在膝盖上:“不过还是先谈谈事情吧,毕竟在没确定是否是鸿门宴前,我可不打算随便收取礼物。”

  这句话让堀威义贵的表情又僵了僵,感觉自己好像在这场交谈中完全被牵着鼻子走。

  而一旁的昆汀已经在桌子底下伸出了大拇指,对唐德做了个“牛逼”的口型,他也不是傻子,即便尝到了一些好处,但花里胡哨的形式居多,两人也没有什么实际收获。

  只能说东京人在形式感上确实非常讲究,即便是并不重要的地方也扣得很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匠人”精神?

  虽然在唐德看来,这就是无用的,虚浮的资本形式主义。

  并且他记得这个HORIPRO艺人经纪会社的大致情况,曾经在东京混的时候了解过,这家公司初期以拥有山口百惠等众多著名女性艺人著称,后来还在股票市场挂牌上市,且与电视台达成了选秀活动的合作,算是东京老牌大型艺人经纪企业之一。

  只是这段时间他们的头部艺人主演的几部电视剧都出人意料的失败了,股票有所下跌。

  或许他们之所以来找唐德与昆汀,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想明白了这点,唐德隐约也明白了他们的意图,但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们继续表演。

  “唐德先生请不要急,还有昆汀先生,大冢先生的宴席可是不得不品尝的珍馐。”说完,堀威义贵轻轻拍手,桌子中央的水池内立刻哗啦啦的开始流淌起来。

  在松柏下的两位厨师也将手里的鱼肉和饭团一个个切好与捏好,送入盘中顺着水流下来。

  唐德二人桌前的和服小姐也纷纷拿起流到面前的托盘,将其送到唐德与昆汀的桌子上。

  也就是在此时,唐德才看清自己桌前的那位姑娘的正脸,可这一瞥,却让他发现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仔细想了想,在这位姑娘将筷子递给唐德之时,他才恍然大悟,知道眼前的人究竟是谁。

  “深田恭子?”

  “嗨以?”深田恭子疑惑的看向唐德,没料到这位客人竟然认识自己。

  真是大手笔,唐德扯扯嘴角,眼前这位长相可爱,大眼睛,有些卡哇伊的美女正是被称为“肥恭”的深田恭子。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她的身材十分火辣,肉感十足,她拍摄过的各类写真都完美的印证了这一点。

  所以唐德了解她也十分正常,毕竟他当时可是研究过不少小日子写真集的。

  “您认识我吗?”深田恭子重新问了一遍,她此刻穿着红色的和服,胸口大敞,饱满而诱人。

  “之前看过你的照片。”唐德没有多说,只是深田恭子却笑起来:“这是我的荣幸,唐德先生,我觉得您真的很帅呢。”

  唐德翘起嘴角,接过她手中的筷子,夹起托盘里的鱼肉寿司送入口中。

  下一刻他舒展眉毛,鱼肉确实新鲜,咬进嘴里还在弹。

  只是连吃了几道后,他却感觉有些单一。

  因为所有的寿司基本都是不加调料的,鱼肉无非就是经过炙烤,除了现磨的芥末外就只有一些调料酱汁改善口味。

  再加上这位厨师的手艺,在唐德看来确实一般,他曾吃过那几家火爆互联网平台的寿司,虽然也有吹嘘成分在,但相比之下,水平比这位大冢先生还是更高一筹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黑木会用这么这样的厨师来料理寿司,在唐德看来根本是在浪费食材。

  不过这场晚宴本来也不是重点,而且看昆汀吃饭的样子,可是享受的很,根本没意识到这位厨师的水平有什么问题。

  日式的宴席总是缓慢的,尤其是这种omakase,几个人足足吃了一个小时,可厨师案板上的食材才用掉一半。

  就在昆汀和唐德二人等待下一道寿司的时候,主厨大冢先生却忽然摘下帽子,露出了自己光秃秃的脑袋。

  接着他把刀放下面对众人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真的是有点累了呢,黑田,去请黑木先生来主持宴席吧,我也该和客人们说说话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cshp.cc。超爽黑啤手机版:https://m.cshp.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